绿糕的小鸭鸭:

今天和你告别

十三年是个什么概念呢?
是你所能陪伴我的你所有的年华
别人一听就会感叹时间久远,而我却贪心地觉得时间苦短

13年前,我小学二年级,你恰好两个月大
我在橱窗里挑花了眼,但你一眼相中了我,执着地趴在玻璃墙上,无论我来几次都一心一意只看着我
与其说我挑中你,不如说你看上我
于是我用一个小被子一个小窝把你抱回了家
然后你在我家一待就是十三年
你成了我的家人 朋友 成了我戒不掉的习惯

小时候,我一个人太寂寞,所以就有了你
你也是孩子,我也是孩子
我们一起闹一起懵懵懂懂长大
我没那么多同龄玩伴,但我有你

后来我大了,你那时调皮又跋扈
我的钢笔 练习本成了你眼中抢夺朋友的罪人
所以你费尽心机也要摧毁它们
说实话,撕我作业的你真是个小恶魔
但不论我怎么嫌弃你 外婆爸妈怎么讨好你
挨骂挨打时你依然会无条件地护着我
你真是我的小脑残粉
反正不论对错,你都站在我这边,
明明也只是个小姑娘,但会为了我张牙舞爪地又抓又咬
所以即使后来你面目狰狞地咬伤别人
我也记得你义无反顾靠我身上像个小傻子妄图替我挨打的小天使的模样
所以我小学的作文中你是常客
多年后旧友相逢时他们甚至还能准确回忆出文章的片段

上初中后,我长大了,你也长大了
你有了同类小伙伴不再整日缠着我
你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会和我的作业争风吃醋
我也没再见你像小疯子一样在家里乱窜
我看见你渐渐变白的胡子却假装无事
大概在我心里你永远不会衰老

上高中,上大学,我越来越忙
你步履蹒跚,听力视力都开始衰退
我自欺欺人地坚信你只是傲娇地不搭理我
直到发现我呼唤你,你的耳朵尾巴不再反应
你的步伐跌跌撞撞,再跳不上沙发高台
我才意识到,原来你真的老了
相互陪伴的时日越长我越发忘记你是狗的这个事实
我记忆里 观念里
你一直是当初那个骄傲漂亮的小姑娘
无论我走多远的路,回家你还会在门口等我

今天早上,我出了门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预感
一贯贪吃的你居然拒绝了送到嘴边的食物
这不是好的预兆,但我的潜意识里就是没往死亡上面联想
早晨你疲惫地坐在过道上,努力地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十三年如一日地和你说 莎莎再见
却没想到门一关就是生离死别
再回来时,听见声响却没有欢欣雀跃的你的小玩伴的反应让我心都凉了
门开了,你就睡在门口你往日休憩的垫子上
动作和往日一样,只是没再摇尾,也没有强撑着抬头看我
你安静得不像你

我早些时候还和朋友伤春感秋地叹过不想和你分离
我设想过无数种情况
只是唯独没想过这一天来得这么突然
你最后睡下的地方告诉我你在等我
但又让你失望了,你最后一刻我不在身边
我鞋也没来得及换,坐在你面前哭的撕心裂肺,又嚎又叫就像小时候那样
但一贯护我的你再没有任何反应

朋友们也劝我,
她们说你是寿终正寝,现在离去是让年老衰弱的你获得解脱
她们说,能和你走这么长一路已经是我们彼此的幸运
但我还是哭到头疼欲裂
你陪伴着我走过的我生命的13/20太过美好
我太习惯有你的陪伴了
现在我耳边仿佛还有你的呼吸声喘气声

我愧疚于没能最后陪你咽下最后一口气,没能看你闭上眼睛
我心疼你最后还是选择挪去门口,十三年如一日地等我回家
我错过了你,你错过了我
欣慰又心疼,你知道吗,你身体都硬了,但你的小玩伴,她一直陪着你
她的食盆水盆都没动过,大概守在那一动没敢动
即使后来把你裹在被子里安置在它处,她也不停在找你,头冲着你趴着
我不是合格的主人但我大概替你找了个合格的玩伴

明早送你去火化
原本想找个好的地方安葬你,但路途太远,不愿你多折腾
其实也自私地希望你离我近一点
火化了你骨灰就带回家放在身边
这次不担心再会和你分开

虽然这样的想法唯心得和我的无神论相悖
但我真希望每个生命都能转世重来
而我一定会在将来世界的某个地方再和你相遇

爱你,我最爱的张莎莎
再见,我亲爱的张莎莎
2017.05.04

评论(6)
热度(144)
 
© 别人家的宠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