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

如待嫁(领养)的新娘“粽子”,会好运🍀

木木:

胡阿花要出嫁了!🍀皮肤病好了,新长的毛也成规模了,美丽!

云草:

高下立见。

 
10

市井喵和无人岛:

小蓝眼与黄金狮子喵之间的基情一刻

克查:

看尽世间百态的御猫主子

云草:

求领养啊啊啊,喵~~
坐标上海,雄性,两个月大。

*木_木*:

来,嘴巴张开我们检查一下牙齿,啊……

云草:

楼下仅剩的一只三花,生了三个小宝宝,每个花色都不同,白的黄的和黑虎斑,敲可爱。黄色的最漂亮前胸腹部都有加白,但是躲起来了拍不到。猫妈很警惕,人靠近就会哈你,只能扔一把猫粮远远地看着它们。三花真是超级妈妈。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坏人!

*木_木*:

关爱智障从我做起

转载自:克查

*木_木*:

安静点,我要睡觉

*木_木*:

我的伊丽莎白圈和女王比起来是不是厉害多了

谢谢每一个帮助过流浪喵流浪狗的小朋友,比心!

转载自:夏暴雨

大考拉:

你好,哪位?!

克查:

宫猫记

市井喵和无人岛:

黄老太:“孩子它爹~这个月人家又不小心刷爆信用卡了……”

兼职喵爸:“滚!这个月刷爆的第几张了!”

克查:

流浪猫作品登录有宠杂志4月刊
插图之一

 
10

市井喵和无人岛:

大白喵一家的日常

嗲仔,你在偷笑什么?

幻子-云:

不好意思,打搅你睡午觉了……

市井喵和无人岛:

似乎是荣黄(最左)的孩子们。

虎纹仔最嗲

*木_木*:

放我出去!

木木:

鼓浪屿褚家园的“受受”,连国际友人都震惊了!!这是要有多累才能睡成这样啊……

 
10

市井喵和无人岛:

黄粑喵,你到底是牙痛还是脚痛啊?

黄粑喵:“我坐骨神经痛!”

幻子-云:

愿上天眷顾。
在流浪,坚强生存的它们。

地点,长风公园。
每次去,最不愿看到生病受伤的它们。
在流浪的它们,应该是自由的,晒晒太阳,接受人们善意的喂食。现实却残酷的让你无法想象。
在树丛中看到了一只橘猫,应该是嘴巴受伤了,下巴挂着粘液,猫粮吃的很困难,却依然努力的吃着。无从得知它都经历了什么,让人心疼的生存本能。
有时候会想,镜头下记录下它们,可以证明它们存在过。自己又能做些什么?想到很多,一切都让人感到无力。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多少苦难降临在它们身上?每次看到自家的猫主吃喝不愁,就知道睡觉和玩,总会对它说,你看看你,有多幸福。而那些在流浪的猫们,都在经历些什么,在新闻中总...

你的菜不管啦!

市井喵和无人岛:

毕竟还是好玩的年纪,还没摆摊五分钟,菜咪已经跑到隔壁玩耍去了……

超可爱!

幻子-云:

下班回家,天已黑。偶然在楼下看到这只喵,没有躲我,看到我拿吃的给它,很是激动,叫个不停。此后,每天都会放点猫粮在人家窗台下。有几天每天都看到它在等,下雨天也是,很心疼。
周末,早点去看它,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它没有尾巴。希望不是人为。
还遇到了橘猫,不胖,怕生。后来没怎么见过。

连颜色都跟下面的花纹很像!

难道你是变色龙?!

转载自:镜视眼88

 
10

市井喵和无人岛:

大白喵一家的日常

 大白喵一家在刨木造船,这得造到何年何月……

木木:

腻一起睡觉的大小黄

 
© 别人家的宠物 | Powered by LOFTER